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伟 麻辣日本史

《日本大商业》执笔中

 
 
 

日志

 
 
关于我

畅销书作家,著有《麻辣日本史》等。研习日本文化、喜欢刀锋与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的暗战  

2009-08-12 11:29:40|  分类: 激荡日本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了,让我们暂时把目光投向日本政府吧。在政府里有一个人和福泽谕吉的关系非常好,他就是大隈重信。这俩人的交情建立在日本金融之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福泽谕吉这人很博学,对英美的银行体制进行过广泛研究,而大隈重信担任大藏卿,参与了日本近代金融体制改革的过程。在专业方面,大隈重信有不明白的一直向福泽谕吉请教,福泽谕吉虽然对当官没什么兴趣,但仍然热心于协助政府改造国家,所以对大隈重信的提问也是不吝赐教。后来,俩人还一起帮助中村道太开设了日本第八国立银行。

前面我们已经说过,面对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日本政府里的高层们出现了意见分歧。山县有朋是藩伐的代表,他压根不知道国会、宪法有什么用,还自以为是的认为,国会、宪法只会让政府变得薄弱,任人宰割;黑田比山县有朋还要迂腐;井上薰倒是很了解民意,他提出废除元老院,从贵族和士族中挑选人员成立上议院,颁布民法,最后制定宪法。

   伊藤博文比较倾向于井上薰的看法。他认为应该先扩大元老院的范围,把那些贵族和士族的精英引入到元老院来,为天皇和政府服务,免得他们因为得不着权力成天惹是生非。

而大隈重信是一个绝对的激进派,他希望日本能马上开国会,但他也知道,岩仓具视本就是幕府的高官,思想比较保守,不可能马上同意开国会、立宪法,与其跟他们扯皮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用民间的力量推动宪法的制订。

所以,在伊藤等三个人讨论建议书的时候,只有大隈重信沉默不语。其实,他一方面照例参加政府的密议,同时又跟福泽谕吉沟通,让他派遣学校里面有理想的年轻人到民间去了解百姓对立宪、开国会的想法,推动民权运动进一步发展。

后来,福泽谕吉也常常跟着大隈重信、伊藤博文、井上馨等人一起讨论开国会等问题,言谈间,福泽谕吉挥斥方遒、妙语连珠,让伊藤博文大为欣赏,还邀请他到内阁来工作,当然,伟大的福泽谕吉婉言谢绝了。

福泽谕吉拒绝的原因很清楚,他跟着这些高官们每天开会,有时候争论得很激烈,可说来说去一个多月,就没谈出些有实质性的内容来。都说要开国会、立宪法,但到底什么时候下手、怎么下手,我们要学美国、英国还是德国,都没有定论。

不光福泽谕吉不耐烦了,连岩仓具视都怒了,他督促大隈重信,赶紧提交建议书,别耽误工夫了,再不出政策恐怕人民都要揭竿而起了。

大隈重信接到任务后,脸上泛起了微笑。他并没有告诉伊藤等人岩仓的意思,而是自己写了份建议书,在这份文件上赫然写着:明治16年将开国会。

岩仓看到之后大惊,这也太快了吧?赶紧把大隈重信叫到身边,问道:“伊藤博文跟井上馨也是认为16年可以开国会吗?”

 大隈重信一本正经地说:“没错,他们都同意!”

 岩仓具视沉默了。

这次大隈重信其实是比较投机的。伊藤博文自然是主张开国会、立宪法,但他深知目前日本国内的士族势力还比较强大,这些人成天闹着要民主、要改革,要改变藩伐制度。如果立宪、开国会太仓促,不理顺这之间的各个利益派别的关系是很难成功的,弄不好日本还要走向内战的泥沼,明治改革近20年的成绩或许会毁于一旦。

总之,博文的想法是,稳定压倒一切。

岩仓具视听说这些人要在明治16年(1883年)开国会心下大惊,幸亏这个老江湖留了个心眼,他打发走大隈重信之后,马上把博文叫到身边,严肃地说:“听说你们要在明治16年开国会?你们要疯啊?”

伊藤博文一听也很惊讶,他定下神来仔细一想,便想到了其中的端倪。当时博文没有说什么,跟岩仓具视随便拉了拉家常,就回家去了。

当晚,博文坐在孤灯下,深思熟虑之后,写了一封信给岩仓具视。

内容大概是:我看了手下人进行的国民对宪法、国会方面的调查,认为目前日本政局尚不能颁布宪法、开设国会。大隈重信的想法比较着急,像我这种2人很难理解他的想法。再加上圣上跟您都比较热衷于宪法、国会,所以我还是主动炒政府的鱿鱼吧。

博文把这封信发了出去,之后就开始不上朝。

虽然伊藤博文打破铁饭碗的做法值得钦佩,但毕竟他是公务员,不上班不干活哪成?岩仓具视一看总理大臣都翘班了,大怒。他把大隈重信叫来骂了一顿,然后让他赶紧去向博文道歉,把国会、宪法这事说清楚了。

大隈重信悻悻的跑到博文家跟他促膝长谈。谈话的内容,史书上没有记载,我也不知道。但他俩掏了心窝子之后,博文高高兴兴地上班去了。

和解只是表面的。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岩仓具视跟伊藤博文都对大隈重信留了心眼,这哥们也慢慢地被排挤出了权力的核心地位。

所以说,人是不能当出头鸟的。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大隈重信跟明治政府里面当权派的矛盾其实早就埋下了火种。

事情要从幕府末年谈起,当时西方国家打开了日本门户,贸易也就跟着兴盛起来。但此时日本内乱频发,货币制度相当混乱。各个藩都有自己的货币,加上打开国门,很多藩都用劣质货币来充数。明治政府成立之后,因为军费开支巨大,政府并没有马上开始驱逐劣币,依然造了很多不值钱的货币跟外国人打交道。

可人家老外精通金融,摸清了明治政府的小心思,马上发起了反击,要求新政府改革货币制度、驱逐劣币,减少西方国家的损失。

大隈重信当时在大藏省工作,担负起了跟老外谈判的重任。他一方面先稳住了西方势力,另一方面在政府内部推进货币改革,要求各藩停止私造货币。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明治政府就是萨长联盟一手打造的,这些既得利益者压根儿没把大隈放在眼里,私下里照样造劣质货币。

再加上各地的商人因为劣质货币被收回损失惨重,更是对大隈重信不满,一时间反抗之声那是此起彼伏。

最后连大久保利通都按捺不住,给天皇写了封信,要求封杀大隈重信,停止货币改革。这当然是因为大久保利通也是藩伐政治的代表人物了,他担心一旦货币制度改革,他的老家萨摩藩就会受到更大的损失。

这次大隈重信怒了,他恨透了藩伐政治,一听说大久保拿他开刀,马上写了辞职信,要求放弃铁饭碗,回家卖红薯。

木户孝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认为,一个藩的利益可不能放在国家之上。所以,木户孝允在关键时刻当了会伯乐,他阻止了大隈重信的辞职,还给他升了官,要他全权负责日本的货币制度改革。

大隈重信不辱使命,他跟英美国家谈判,将日本对西方国家的赔偿减到了最小程度;同时在木户孝允的支持下,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日本货币制度,让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走上了健康的道路。

后来,木户孝允为了表彰大隈重信的功劳,特意给了他一块地,让他建造自己的府邸。大隈的新房盖成了之后,他经常邀请社会上的愤青和年轻的官僚来家里做客,这些人常常大碗喝酒、大块吃生鱼片,后人说,这里就是东京的“水泊梁山”。

货币制度改革虽然顺利完成了,但面对着立宪、开国会这件事情,大隈重信的激进行为终于受阻了。朝廷里的当权派早就看他不顺眼,一直想办法把他赶出内阁去。现在木户孝允也死了,岩仓具视对大隈也不满意,看来只缺一个借口就能让大隈下野了。

大隈重信自己也没想到,很快,他的厄运就来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