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伟 麻辣日本史

《日本大商业》执笔中

 
 
 

日志

 
 
关于我

畅销书作家,著有《麻辣日本史》等。研习日本文化、喜欢刀锋与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弹 让我们团结起来  

2009-07-02 12:45:42|  分类: 激荡日本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回来,高杉晋作的奇兵队暂时控制了局势,但幕府已经不能忍受地方实力的膨胀,威胁自己的生存。

长州藩一直跟幕府不对付,幕府还曾经派兵镇压过长州藩的反抗,到木户孝允等尊王派(要求将政权归还天皇)掌握了长州政权之后,与幕府的关系更加紧张。

但是,长州藩孤掌难鸣,虽然有高杉晋作的奇兵队,但毕竟势单力薄,幕府根基深厚,掌握重兵,不可等闲视之。

就在长州藩为难之际,同样对幕府不满的萨摩藩伸出了橄榄枝。

拿着橄榄枝来的这个人叫坂本龙马(生于1835年,卒于1867年,土佐藩人)。

这是日本倒幕时期的又一个传奇人物。从他一出生就很传奇。据说他妈在生他之前,梦见飞龙在天,由此而得名。

似曾相识吧?很多中国皇帝、能人志士出生之时都与众不同,不是紫气漫天就是天降祥瑞。可见,连封建迷信日本都学习中国。

不过,和中国那些英雄的童年不一样,坂本龙马的童年过得非常绝望。他从小就性格软弱,喜欢尿床。出去玩就被土佐藩村里的小孩欺负,常常乐着出门玩,大哭而回。

坂本家原来经商,开过当铺,卖过和服,后来花钱在乡里买了个乡士的身份。乡士是武士阶层里地位最低下的,简单说,就是混迹在农村的武士,比农民强一点。到了幕府末期下级武士成为反抗当权者的主要力量,也是因为他们迫切要求提高自己地位。

不过坂本家因为是从商人转变为乡士的,所以家境还是不错。可惜小坂本不争气,除了被小孩欺负,读书也很不顺利。先是在楠山塾学习汉文,因为成绩不好中途辍学(小学没毕业)。年纪太小,坂本龙马又不能出去打工,只要在家里跟姐姐学习击剑、游泳,锻炼自己的体魄,后来村里的小孩就不敢欺负他了。

小坂本练习剑术还是很有一套的,很快就成为乡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乡里也没多少人)。为了获得更高的剑术,坂本龙马在14岁的时候开始学习小栗流剑术,师从著名的剑客日根野弁治吉善(人名,也是名人),这在江户时期是非常著名的剑术流派,讲求“以剑术为表,以和术(柔道)为里”,同时融入拔刀术(看过剑心的都知道吧)枪术、骑射等,是土佐藩非常有人气的一门武术流派。这个流派把气和剑柔和到一起,避免出现华山派剑气之争的恶果,可见非常有创意。

坂本龙马励精图治地学习了五六年之后,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初级毕业证书。之后,坂本就跟高杉晋作一样,去江户继续学习剑术和文化科学知识。在美国打开日本门户之后不久,坂本回到了故乡土佐。在他的家乡,坂本探访名师,学习舰船知识,甚至还学了荷兰语。他终于从一个厌恶学习文化知识的小孩成长为国家的栋梁。

后来,坂本龙马一鼓作气,拿下了小栗流剑术高级学位证书,正式毕业成为一名高级剑客。之后龙马还担任过海军学校的校长(塾头),因为与藩内领导政见不合,最后投奔到了萨摩藩。

在这里,他的政治生涯到达了顶点。

萨摩藩看中坂本的才能,给他出钱成立了一个叫做龟山社的组织,从事一些贸易活动。可惜坂本龙马不安心做一个倒爷。当时,长州藩的倒幕运动如火如荼,萨摩希望能跟长州联合起来,却找不到合作的共同点。这时候,坂本龙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这个主意叫做各取所需、投其所好。当时长州虽然有年轻英俊的高杉晋作对抗幕府,可缺乏武器装备;而萨摩藩武器充足,却苦于没有粮草。龙马发现了这个双赢的契机。他一方面和萨摩藩的领袖西乡隆盛(记住这个人,后边我们会详细介绍)沟通,一方面游说长州藩的木户孝允,经过漫长的斡旋,双方终于达成军事同盟,准备团结起来推翻幕府。

长州藩和萨摩藩因为共同的伟大理想走到了一起,他们一个粮草充足、一个武器精良,各有特色还能互补。

 对幕府来说,长萨联盟就像广源的桔子和三鹿的牛奶一起合作推出了桔子味的牛奶一样,毒害颇深,力量难以抗衡,虽然幕府表面控制着日本政权,却对有害的食品束手无策。

幕府终于忍无可忍,不能任由这股剧毒的力量膨胀起来了。1866年4月,幕府纠集了还算听话的几个藩准备讨伐长州,将这股新锐力量扼杀在摇篮里。

这几个听话的藩分别是松山藩、宇和岛藩、德岛藩和今治藩。这四个藩对幕府极其效忠,战争还没开始,就有三个藩宣布退出讨伐工作,宣称在精神上永远支持幕府的大政方针。唯一准备参战的松山藩也很不坚定,一方面,他们担心倒幕派力量强大了把自己吞噬,另一方面又不敢得罪幕府,生怕哪天幕府振作起来了翻旧账。几经踌躇,最后还是决定把宝押在幕府身上,只可惜这一赌注压的太没谱了。

5月29日,天气不错,松山藩翻看皇历,适宜出兵。于是,松山集结兵力准备与幕府军队一起讨伐长州。军队盘踞在藩内的兴居岛,其目标是长州的门户——大岛。

与此同时,长州藩已经意识到威胁的来临,但是当他们看到这只军队的时候,哭了,是喜极而泣。

因为这支军队根本称不上军队,这是一群只在漫画书里能看到的军队。没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兵士们穿着古代日本的甲胄,各个神色仓皇,目光呆滞。率军的首领也是松山藩的家老(藩内的高官),他们头脑保守,完全不懂得近代战争的特点。

军队中唯一具备西式装备的一支大队有500人,占整个军队的三分之一。于是我们看到,这只不足两千人的队伍里还有着深深的代沟。一方面是还活在战国时代的士兵,一方面是刚刚开化,会用火枪的兵卒。

而幕府的对手是高杉晋作率领的,野蛮的、善战的、手下不留情的奇兵队。幕府也看到了对手的强大,给予了松山藩巨大的武力支援——一千人的火枪队。

两箱对比,优劣非常明显了。

松山藩的军队硬着头皮往上冲!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大岛。

 与此同时,长州藩军队摩拳擦掌,准备给松山藩的敌人迎头痛击。正在大家群情激奋、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一个人站起身,微笑着说:“把大岛留给他们吧!”

说这话的是长州藩的军事总指挥,大村益次郎。大村的理由只有四个字“引蛇出洞”。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松山藩的军队,只有大村益次郎看到了幕府的险恶用心。

幕府表面上派遣了一千人的队伍支援松山藩,而与此同时还安排了一支队伍准备随时支援松山藩的进攻。如果松山藩胜利,这支幕府军队就乘胜追击;如果失利则审时度势,再决定是否出兵。

大部分长州的军事领袖们看到了松山藩的军队,而忽视了幕府在背后偷偷筹划的事实。

所以,大村最后的军事安排是这样的,派奇兵队驻守在离大岛不远的熊毛郡,少量兵力放在大岛,松山藩的军队本来就不堪一击,即使攻占了大岛还可以在抢回来。而幕府的军队看到大岛被友军占领一定会迅速加入进攻的队伍,支援松山藩。所以待敌人的全部兵力暴露之后,奇兵队就可以集中优势力量将幕府、松山藩的军队一举歼灭。

这是一个天才的构想!

好了,一切筹备都结束了,敌人,放马过来吧。

1866年6月7日,晴。

幕府军(包括松山藩)正式进攻大岛。起初是海军向岛上炮击,因为长州军队驻扎很少,所以并未遇到任何抵抗。幕府军由此判断,长州藩军队不堪一击,打不过我正统军队!于是,幕府军整装待发,准备第二天登陆大岛。

8日,松山藩的陆军加上幕府的富士山丸号、大江丸号一起向大岛发起了猛烈进攻。在炮击之后,步兵登陆作战。

大岛上很多住民在幕府军的炮击下送命,松山藩军队登陆后更是放火烧岛,一时间哀鸿遍野。

之后,幕府军队和松山藩的舰队高歌猛进,持续炮击大岛上的村落。那些观察局势的幕府援军也按捺不住,生怕自己落后,纷纷赶来加入劫掠的队伍。

12日,幕府和松山藩的陆军继续深入大岛,更多岛上住民惨死在自己同胞的刀下。

与此同时,大村益次郎看到了机会——长州藩对幕府军队残杀大岛住民恨得牙根痒痒,怨恨已经到达顶点。

反击的时刻到了!

大村益次郎的计划非常顺利。一方面,长州藩看清了幕府军队和松山藩的真正实力;另一方面,人民群众对幕府军深恶痛疾。天时地利人和都跑到了自己这边。再加上萨摩藩的物资支持,打败幕府指日可待。

12日,幕府和松山藩的军队占领了大岛,他们一步步走进了长州藩的圈套。

打响反击第一枪的是我们的老朋友,高杉晋作。高杉晋作率领的奇兵队早已按捺多时,这支具有西式装备的虎狼之师跃跃欲试。

高杉晋作的助手林友幸沉不住气了,向晋作进言:“我们什么时候反击?敌军已经打到家门口了!”高杉晋作笑了:“是要反击,就在今天!”

林友幸大喜:“请您示下!多少军队出击?”

晋作说了句话,让林大吃一惊:“我率领一艘军舰出击,你在后方待命!”

林友幸摸不透高杉晋作的想法,但他深知,自己的统帅是一个深谋远虑、智勇双全的武士。他的决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12日夜,高杉晋作率领战舰丙寅丸号突然出击,袭击大岛海岸边幕府海军驻扎地——久贺冲地区。

当时,幕府和松山藩的海军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喝酒、唱歌,不亦乐乎。停靠在岸边的四艘军舰也熄火、抛锚,仿佛进入了梦乡。

高杉晋作一声令下,丙寅丸号向敌军战舰开炮。幕府海军从快乐中觉醒,一片大乱。众军士们操起笤帚、筷子仓促应战。

高杉晋作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又发了几炮,便下令调转军舰,返航。

返航的过程中,高杉晋作下达了一个奇特的命令——他命海军们高声喊叫:“萨摩万岁!萨摩万岁!”

幕府军队听说萨摩藩也加入了战斗,更加胆战心惊、军心涣散。

高杉晋作的目的达到了——利用快速攻击让敌人陷入恐慌,同时虚张声势,对敌人宣称萨摩藩也加入了倒幕的队伍。

幕府军队就这样被一支军舰彻底忽悠了。

高杉晋作因为快速袭击敌人,打乱了敌人阵脚,同时虚拟地增加了自己的力量(萨摩军队),而成为众军士追捧的英雄,大家送他一个伟大的外号——“快男”。

6月14日黎明。长州陆军开始反击。他们迅速进入大岛,与幕府军队正面交锋。双方在大岛展开激战。奇兵队继续发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耍诈的风格,将幕府军队打得晕头转向。

最后,双方决战在久贺冲。战斗之初,长州藩军队痛击敌人,敌人后退;长州藩以为幕府不敢再叫板,随即后撤,等待海军配合;哪知道敌军很快又卷土重来,占领了久贺冲的几个村落,烧杀奸淫又搞了一遍。这次更加激怒了长州藩军队,他们调转矛头,反击而来。

在陆军大举反攻的同时,高杉晋作率领的海军也抵达久贺冲,猛烈攻击幕府军舰,幕府军队腹背受敌,无心应战,全线溃败。

高杉晋作大获全胜,他亲自站立船头,大声指挥战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他镇定自若的英武形象成为所有日本人心中的偶像造型儿。

但是,也许是船上风太大了,高杉晋作在战斗结束之后就开始咳嗽呕吐,不久患上了肺结核。一年后英雄病逝在京都,年仅27岁。

我认为,高杉晋作是日本著名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他为倒幕运动的胜利呕心沥血,他的去世,是倒幕派、萨长联盟的重大损失。在遗体告别仪式之后,晋作没有被火化,骨灰没有洒向大海,他如今的墓地坐落在日本山口县下关市。

伟大的高杉晋作之所以标榜史册,还因为他有一个创举,那就是“慰安妇”。在高杉建立奇兵队与英美外国列强对抗的时候,他就曾经运来大批美艳的艺妓为军士们缓解战争的压力,让那些准备逃散的兵士停留在美女面前不忍离去。而晋作自己也是个风流武士,这哥们得了肺结核后,还哭着喊着要看歌舞伎表演。所谓死在花底下,做鬼也风流。

他的风流野史足可以再写一本书,这里就不多说了。

在他去世之后,他宠爱的小妾小丝削发为尼,一直守在晋作的陵墓旁,四十多年青灯黄卷,直到死去。

你心中有千娇百媚,我心中独你一人英雄。

是为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77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