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伟 麻辣日本史

《日本大商业》执笔中

 
 
 

日志

 
 
关于我

畅销书作家,著有《麻辣日本史》等。研习日本文化、喜欢刀锋与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弹 天皇,唯一的依靠  

2009-06-30 10:42:35|  分类: 激荡日本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弹 天皇,唯一的依靠 - 大刀向日 - 果壳里的岛国

江户时代末期,日本的教育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这可能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这也为日本后来的工业化奠定了基础。中国百日维新之时,梁启超曾经评论说,中国科举网尽举国上才之人,专事空疏无用之学,使学生“悉已为功令所束缚、帖括所驱役,鬻身灭顶,不能自拔。”

而江户时代的日本,教育已经广泛普及,并且形式多种多样。譬如日本当时的公立学校叫学问所,主要教授中国古代哲学和文学研究以及民间小孩子们的识字学习。

跟中国类似的是,当时的公立学校也是把儒家学说当作教育的核心任务,但有特色的是,日本的儒家教育家们把修正中国的古典思想体系当作最重要的功课来做研究。

比如说,中国的儒家学说讲求三从四德,这个大家都知道,女子要忠贞不二。像潘金莲,这个追求爱情和性解放的伟大女性一千多年以来一直被人辱骂,可曾有人想过,哪个美女嫁给武大郎不是郁闷终生呢?

日本在这方面就开放很多,日本经典文学作品中,随处可见强暴、乱伦等等描述。虽说中国也有自己的《金瓶梅》但如今大部分都被视作糟粕,删掉多少多少字。

日本因为摒弃了中国儒家学说中禁欲的思想,也导致了今天色情文化如此发达的境遇。饭岛爱的死引发了日本和一直被要求禁欲的中国人的广泛怀念。日本人的怀念是缅怀一位伟大的演员,中国则是怀念那些藏在硬盘里遐想的日子。

让我们回到有关教育的话题。除了儒学之外,日本在与外国发生了关系之后,很多学问所也开始讲授荷兰语、西方技术等济世之学。

在日本地方的各个藩也有自己的学校,起初藩学校是为了培养武士,让这些保安不仅身体强壮而且具备文化素质,避免业主的挑剔。到了江户末期,很多蕃学校也开始增设了军事、外语等学科,正因为如此,武士阶层逐步成为了一个有文化、有技术、有力量、有理想的四有新人,他们蓄势待发,等待着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刻。

除了学问所和和蕃学校之外,日本还有民间学塾与寺子屋。民间学塾主要是一些学者自己开的学校,传播儒学、国学,后来重点教授外语和技术。学生也不仅仅限于武士们。到了江户末期,很多渴望报效祖国、改变国家境况的有志青年们纷纷加入到民间学塾来。像后来的倒幕英雄高杉晋作,日本最著名的总理大臣伊藤博文、著名改革家、教育家福泽谕吉,都毕业于民间学塾。所谓的寺子屋则是进行儿童教育的民间学校。因为日本农民的生活还是比较滋润的,所以很多老百姓都热心于教育自己的子女,从城市到乡村,寺子屋随处可见。

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的商业非常发达。因为各地的大名经常要到江户向领导汇报工作而不得不频繁往来于江户和领国之间,这给所经之地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间。这个道理很简单,哪个领导到达一个地方不得吃吃喝喝、没准还要顺便游山玩水、买点土特产。后来,幕府更是开通了五大商路和几条海路,这些通道沿途的商人们就承接了给过往的官员、客人提供马匹、人手帮助的项目。

随着米市、手工业的发展富商和高利贷者成为了日本人艳羡的职业,就如同我们今天崇拜巴菲特一样。而日本传统的商业城市大阪也成为汇集商人、高利贷的繁华城市,这个城市还形成了大米的期货市场,是世界上最早的期货市场。

几百年后,曾经被视为美国投资天堂的华尔街一夜之间变得冷清凄凉,而大阪这个有些古老的商业城市依然坚强的运转着,发端于这个城市的众多财团、松下电器、丰田汽车依然支配着世界经济的走向,他们在未来会迸发出更强劲的力量来改变世界。

有谁会想到,其实,早在明治维新之前,这一切都已经注定。

农业、商业、教育、运输,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发展着,能人、志士、武士们也都蓄势待发,到了19世纪中叶,他们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他们似乎发现了一个精神密码,打开之后,一个美轮美奂,充满激情的世界依次展开,他们用奋斗、阴谋和杀戮震惊了世界,一直延续到现在。

接下来,我们就会掌握这个密码,看到这个新世界。

 

天皇,唯一的依靠(小标题)

15岁的睦仁生活是很困苦的。他常常一顿饭只吃一个饭团子加一杯煎茶。他居住的京都宫殿里也非常冷清,加上睦仁从小性格懦弱,宫里人都把他当作一个少言寡语的少年。

他的父亲孝明天皇比他好不到哪去。人都说,山高皇帝远,离皇帝越远的子民就越无法无天,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也就是这个意思。而日本的天皇偏偏被国家实际统治者幕府,放逐到距离权力中心江户偏远的地方——京都。幕府则旁若无人地横行在江户(东京),掌管着这个岛国。

也许你会认为,即使被软禁在京都,天皇的小日子应该也过得不错,不愁吃穿吧。那你就错了。天皇一直过着撑不死、饿不着的日子,粗茶淡饭而已。一方面是因为日本这个国家本身就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像我中华上国皇帝(包括傀儡们)一顿饭好几百道菜、满汉全席,他们想都不敢想。况且,除了天皇的女人和几个老妈子以外,宫里能伺候他的人少之又少。

宦官?恐怕天皇都不知道宦官为何物!这是个有意思的插曲。在日本的宫殿里是没有宦官的。史学家们经过漫长的研究得出结论:日本是一个岛国,基本上没有畜牧业,所以没有掌握阉割的技术,故而没有宦官这个奇特的阶层。的确,阉割绝对是门技术活。在中国,从事帮助普通人成为太监的工作是一项很热门的职业——技术含量高、薪水高,而且永远不会失业。就算是金融危机了,皇上也要有半男不女来伺候不是。

而好的阉割师傅必须下手快、迅速止血,保证不会感染等等。据说当年明朝大太监魏忠贤因为实在太贫困没钱请专业技师阉割,只好自助,结果流血不止,晕倒在大街上,幸亏一个老中医好心拯救其于血泊之中。不过因祸得福:魏忠贤因为手艺太潮没割干净,后来进宫之后残余的那点东西倒是帮了他的大忙,让他成为太监中的极品。

天皇没有太监照顾,而权倾天下的幕府将军更是不拿正眼看他。睦仁和他的父亲一样,孤独的生活在这个比冷宫还要寒冷的宫殿里。

可是最近,睦仁似乎感觉到某种力量正在涌动。他那年轻的心似乎也蠢蠢欲动。

不仅仅是睦仁,整个日本也在阴暗、恐惧、怀疑和明争暗斗中艰难前行。

1853年,一群美国人来到日本,他们的要求是通商、开口岸。幕府看到中国在鸦片战争之后割地、赔款,也深深感到自身难保。这个几千年来一直是他们偶像的泱泱大国变成了一块鲜嫩的红烧肉,群狼觊觎。这让幕府更加坚信,闭关锁国是抵挡外敌入侵的法宝。

然而,第二年2月,佩里(还记得吗?带着黑船打开日本门户的那个美国人)再次光顾日本,幕府在坚船利炮面前默默地屈服了。这种屈服也并非全无反抗,只是反抗的方式万分奇特。

据说佩里到达日本之后,幕府邀请他看了一场相扑比赛,希望能在洋毛子面前一展小日本帝国的暴力美学。而佩里看得一头雾水,他不明白两个肥硕的人扭来扭去有什么美感,在两个胖子的斗争中,他看不到暴力,更看不到美。

由此,佩里断定,这个国家的人想法奇特甚至变态,他更加相信,这个国家肯定像他的邻居中国一样好欺负。

佩里的想法很快获得了其它帝国的首肯。美国打开日本门户之后,与日本签署了条约,开放下田、箱馆二港。很快,英、荷、俄等国也纷纷踏上这个孤岛,摩拳擦掌的准备分得一杯羹。

日本的孤立、愤世嫉俗被彻底打碎了。很多大富豪需要在政治上博取权力支持,那些从前受人艳羡的武士也发现,自己效忠的领导——大名已经失去了力量,甚至沦为外国列强的傀儡。他们愤慨之下,离开了主人,去从事一个更高尚的职业——浪人!

我们曾经说过,浪人其实和土匪、地痞没什么区别。很多人误以为浪人就是中国的游侠,行侠仗义除暴安良,金盆洗手之后再当个饭店跑堂的,最后娶了老板娘安度晚年。其实,真正的浪人生活极为困苦,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打砸抢。

生活没有来源还不恐怖,最可怕的是,武士们失去了自己的精神领袖。终于,国内很多有识之士和一些明智的武士决定抛弃幕府的统治,把那些勾结海外的大名推翻。与此同时,他们把寻找精神领袖的目光投向了天皇。

可惜,孝明天皇很不争气,他并不希望幕府倒下,并且他还在压制倒幕派的势力。至于原因,我翻看了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答案。

1867年冬天,倒幕的呼声越来越高,36岁的孝明年富力强,他周围汇集着守旧派,当然也有革新派。然而,就在孝明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天花找上了他,之后不治而亡。关于他的死因,史料上并没有特别的说明。只是说,在天花出现之后,孝明天皇经过治疗,病情趋于好转,痘疮已经不再流脓,而且开始进食。可是之后突然恶化,上吐下泻,最后天皇七窍流血而亡。看他死的形状,颇似吞食了砒霜一类的毒药。

有些史学家认为,毒死孝明的就是他的枢密顾问公卿(就是天皇的高级政策和法律顾问),岩仓具视。请大家记住这个名字,不仅仅因为他是个倒幕派,更重要的是他为明治维新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总之,孝明天皇在矛盾中蓦然死去。

国不可一日无君,虽然天皇只是个摆设,但还是必不可少的。

孝明死去之后,睦仁经历了一系列的繁文缛节,终于成了日本天皇。他可以称得上是日本历史上最著名的天皇之一,史称明治天皇。恐怕睦仁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创造、改变了日本的历史,成为近代皇权回归的代表人物;他更没有想到,他的后代将会给亚洲其他国家带来怎样的灭顶之灾。

在日本人眼里,天皇始终是神的化身。虽然这个神不怎么管理众生的事情吧。天皇就像玉皇大帝一样,每天跟王母娘娘吃着蟠桃、喝着美酒、看着嫦娥跳舞,遇到齐天大圣闹天庭,赶紧呼唤如来佛祖,不远十万里地从西天赶来解救危机。

但神就是神,与人有着本质区别。天皇是日本人的精神归宿和信仰。

危机到来了,幕府不争气,老百姓只好把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了。

天皇面对的最大敌人就是统治了日本200多年的德川幕府。虽然刚刚上任的将军(实际的日本统治者)德川庆福是个软柿子,但他手下毕竟汇集了一群能文能武的臣子,各个心狠手辣,企图重新恢复幕府的集权统治。

而天皇的朋友也不少。一部分开明的藩首领——大名希望天皇能带领他们抵抗列强的入侵。

那些沦为浪人的武士也把希望寄托在天皇身上。这些武士读过儒家经典、练习过剑术,却生不逢时,远离权力核心。在西方文化的侵略下,他们意识到革新的重要性。在乱世之时,他们总是找机会起义、闹事,跟农民兄弟打成了一片。他们也传播西方学说、思想。总之,这些人就是会武术的康有为、梁启超。有道是,文人会武术谁也挡不住。获取这股力量的支持是天皇收回王权的必胜法宝。

睦仁的父亲孝明天皇还算争气,当幕府要求天皇答应与美国通商时,孝明断然拒绝了。天皇的举动赢得了很多大名(藩的最高长官)的支持,越来越多的武士也对幕府非常不满,吵吵着要“大政奉还”。

力量在一步步向天皇靠拢,推翻幕府的斗争也一触即发。

终于,坐落在本州岛最南端的长州藩率先发起了倒幕运动。长州藩天高皇帝远,跟幕府一直关系冷淡,再加上幕府纵容美国等列强的军舰在长州家门口耀武扬威,使得长州对内憎恨幕府,对外厌恶列强。因为被压抑的太苦,长州藩的军队总是时不时炮击美国战船一下,搞得美国人非常头疼,天天要幕府给个说法,而幕府根本没力量对抗长州藩的叛逆行为。

终于,美国人忍无可忍了。1863年7月,美国派出军舰袭击长州炮台和军舰,长州守军错不及防,三艘军舰被打沉。同时日本封锁了下关海峡,很多藩内平民跑到山里面躲了起来。接着,法国人也来浑水摸鱼,袭击长州舰队。

长州的那些武士们抱着不成功,则剖腹的决心与列强们对决。但毕竟打不过西式的坚船利炮,长州藩军很快败退。

就在长州岌岌可危之际,一个人横空出世,他以自己的不世奇才挽救了长州,也挽救了日本。

  评论这张
 
阅读(49883)|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